万吨火龙果

不思进取,思你

朋友们我偷拍被发现了😂
p2没调色

“豆sir的帽子很碍事诶。”


我是真的手残otz

好像...不太像

但小谢真的很可爱 非常可爱

套路与反套路

又名《双面间谍丁几亿》(bushi
影帝壳×狗仔迷弟贝 带两句飞冉
HE

ooc开始੧ᐛ੭✧

李京泽一手拿着手柄一手划开手机,对面还没开口他就不耐烦地喊道:“你贝爸闭关,不接活!”

丁飞吓了一跳,赶紧说道:“小祖宗先别挂,你听我说完。我知道你最近在休假,但这次真的很紧急,实在是没人手了。小祖宗您就去吧,有什么条件您随便开。”

李京泽听到最后一句话有一丝犹豫,于是故作随意地问道,“这次跟谁啊?”

“刘嘉裕。”

“我去!!!”

丁飞感觉自己的耳朵要瞎了,但只要李京泽答应就什么都好说。

但李京泽盘算得快多了,一听到这个名字他就没什么犹豫的了。

因为他是刘嘉裕的粉丝,介于脑残粉和黑粉之间的那种。作为一个狗仔能去跟拍自己的偶像,想想就贼刺激了。

于是李京泽带上装备赶往丁飞发给他的地址。

丁飞关掉手机,“追星使人变傻。”边说边在毕冉脸上亲了一口,“幸好我追的是个艺术家。”

“你真的烦。”毕冉一边嘟囔一边转过头去,可是通红的耳朵实在醒目。



刘嘉裕翘着二郎腿看着台上。他根本不屑于参加这种颁奖典礼,何况他自从三年前拿到影帝后就转战相声界了。

可他影帝的身份摆在这儿,拒绝就显得太耍大牌了,何况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钱过不去啊。

趁摄像机都对着台上领奖的小花时,刘嘉裕赶紧偷偷刷起了微博。

他昨天凌晨发了两张照片,配字“你该夸一夸了”。还没来得及看评论就忙了起来,现在终于有机会看一眼,于是刘嘉裕赶紧点开评论,准备接受迷妹们铺天盖地的赞美。

然而热度最高的评论却只有两个字:“想日”,是一个叫“贝贝”的大V发的。

现在的迷妹都这么野了吗?刘嘉裕边想着边点开这条评论,可这些回复越看越不对劲,怎么全是“楼主怕是要被日”“想日楼主”“+1”这样的?

刘嘉裕看了看“贝贝”的头像,是个男生的自拍,一头脏辫很惹眼。仔细一看,五官也特别好看,配上不羁的表情,大概就是现在小女生说的“痞帅”吧。刘嘉裕边想边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自己认识的几个小鲜肉,然而都没对上号。

台上又换了一位小花,哭得那叫一个逼真。“拍戏的时候咋没这么戏精呢?”刘嘉裕一边吐槽一边鬼使神差地点进了贝贝的微博。

翻了翻相册才发现头像就是贝贝本人,帅是帅,但刘嘉裕越翻微博越觉得刚才是错觉。

“痞帅”?不存在的。完全就是个爱炸毛的小奶猫嘛,两个尖尖的小虎牙简直了,刘嘉裕乐此不疲地点进贝贝照片下的评论。果不其然,贝贝的微博粉丝也很戏精,评论一水的“想日李京泽”。

台上的小花转身往下走。刘嘉裕装作若无其事地点了关注,然后恋恋不舍地关掉了贝贝的微博。

李京泽这名字真好听啊,刘嘉裕没忍住在那条“想日”的评论下点击了回复,“想吧,李京泽小朋友。”



李京泽举着相机蹲在自己骚包的跑车后面,丁飞说的没错,作为一个狗仔,还是面包车实用,李京泽边想边伸手揉了揉蹲麻了的小腿。

终于看见有人往外走了,李京泽立马紧张了起来。不一会儿,刘嘉裕就出来了,身边还有一个最近出镜率很高的女演员,俩人走得很近,甚至显得很亲密。

李京泽努力克制住自己作为迷弟的怒火,举起了相机。刚要按下快门,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

“我日!”李京泽被吓了一跳,相机啪嚓一声摔到了地上。

李京泽没顾上相机,因为这个提示音他太熟悉了,有人在微博@了他,而且是在不停地@,微博像炸开了锅一样。

“恭喜你被壳总翻牌啦!!!”“不知道该羡慕谁(ノ`⊿´)ノ”“哇!!你们竟然认识!”看着各种莫名其妙的@和私信,李京泽点进了刘嘉裕的微博,好不容易翻到刘嘉裕的回复,李京泽感觉脑袋里在放烟花。

手忙脚乱地截了两张图,李京泽突然抬起头,看见的却是刘嘉裕的车飞驰而去的身影。

“操!!!”李京泽赶紧拉开车门。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声音。李京泽趴下往车底看,原来是只取暖的猫。

“喵~喵~你出来好不好呀?”小猫警觉地看着李京泽。“喵喵~喵~不要孩怕啊,我啥也不干,你出来行不行?”小猫歪了歪头,身子却一动不动。“你出来我让你到车上去行不行?车上可暖和了,真的。”小猫往外挪了两步。“我发誓。”李京泽举起右手,小猫踱到了他的脚边。

李京泽把猫抱在怀里,边开车边低头念叨,“你坏了我大事了知不知道?”“你还喵喵叫?你不觉得愧疚吗?”“你能不能理解一下我这个迷弟内心的蓝瘦?”“你是不是被人抛弃啦?”“以后跟着我,我罩着你。”“不用谢喵~”



刘嘉裕从车里下来,环顾了一圈,低头问助理,“那辆紫色的超跑还没来?”助理一脸懵逼的想着:谁注意这个啊??嘴上回答着:“没...没注意。”

刘嘉裕看了眼手表,“那走吧。”助理有些犹豫地说:“那...咱们不等一下吨小姐吗?我看您刚才跟她聊天呢...”“聊天?是她想蹭我热度好不好?对了,待会别让保镖待我门口。”“好...好的。”

李京泽停下车,眼前一片寂静。“走吧小胖子。”说着抱起猫往电梯走。

李京泽跟着丁飞发来的地址找到了刘嘉裕的房间。站在门口时却有些犹豫,“万一他跟小明星在那啥怎么办?”“万一他让保镖把我赶走了怎么办?”“我还想要签名合影怎么办?”正想着,怀里的小猫突然叫了一声。

“老逼你办事我就是放心,这不就来了嘛,我要是追到了就请你吃饭。对了,待会儿你要是敢打来,立马拉黑。”挂掉电话,刘嘉裕朝门口走去。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他肯定听见了让你叫这下要死啊要不我就假装敲错门了也只能这样了!”李京泽绝望地敲了敲门。

刘嘉裕从猫眼看到的就是抱着一只胖橘猫的李京泽英勇就义一样地站在门口。他边忍笑边打开了门。

看着眼前的房间门突然打开,李京泽吓得抱紧了怀里的橘猫。

“hello贝贝,不对,应该是hello李京泽。”刘嘉裕叼着烟倚着门框。

“那什么,我,我好像是敲错门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李京泽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在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没敲错,我正好有事找你,进来说吧。”刘嘉裕大概是刚洗完澡,身上还穿着浴袍,明明是很慵懒的打扮,却有着让人不敢拒绝的气场。李京泽深吸了一口气,抱着猫走了进去。

房间门刚关一上,刘嘉裕就把他按在了门板上,怀里的橘猫蹿到了沙发上。

“听说,你想日我?”

“不是,那个,我我我...”

“巧了,我也想日你。”

等等等等,不对啊,李京泽掏出手机,“喂,丁飞!怎么回事啊?”丁飞捂着嘴偷笑,“这是给你的粉丝福利。”说完赶紧挂了电话。“不会吓到贝贝吧...”毕冉有些担心地问道。“没事,老刘这个人啊,只要认真起来,就没有比他怂的了。”

“那个壳总,我是您的粉丝,这是个误会,咱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李京泽觉得他的脸可能要熟了,毕竟被自己的偶像这么直白地盯着,耳边还是自己偶像讲的骚话,任谁谁得爆炸吧。

刘嘉裕听到这句话皱起了眉头,“除了恋爱,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

“我上次听到这句话还是初中...”

“你就说谈不谈吧!”

“谈谈谈!”

“喵~”趴在沙发上的橘猫给了刘嘉裕一个肯定的目光。

这个目光没有躲过李京泽的眼睛:“你们是不是合起伙来套路我?刘嘉裕你,沙发上那个,还有丁飞!”

“咱们还是先讨论一下关于‘想日’的问题吧...”

———————完啦———————
贝贝的单恋因为壳总的一见钟情变成双箭头...的狗血故事,老逼还有橘猫是没有立场的僚机...应该能看明白...吧?

我好久好久好久没更新了 我的错我的错 我一定多更新  争取做个人੧ᐛ੭

我好想念丁飞拿着手机对着毕冉叨叨逼的直播啊
P2淦 我真的手贱

Bad Lord【六】完结

带两句壳贝和百万
HE说到做到了


11

丁飞紧紧抱住毕冉。

毕冉身上有些凉,面对丁飞的拥抱他却没什么反应。但丁飞觉得足够了,只要毕冉没有离开他,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

丁飞松开手看着他的眼睛,毕冉脸上似乎有泪水,却被雨水冲刷得模糊。

“毕冉,我们回家吧。”他边说边拉起毕冉的手。

毕冉站在原地,“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丁飞弯腰直视着毕冉黑亮的眼睛,“毕冉,你听好,我比谁都想要你。我告诫我自己我是你的监护人,也只能是你的监护人,可我他妈的做不到啊。你对我是单纯的依赖,我对你的想法可一点都不单纯,我根本不是什么上帝,我他妈是个禽兽啊!”

丁飞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不顾毕冉脸上的错愕接着说道:“我本来是打算永远都不说出来的,一旦我说出来了,结果我真的不敢想,我是真的害怕你离开我。但既然现在我们都站在这里了,那我们随时可以从头再来。所以不管怎样我都要告诉你,毕冉,我爱上你了。”

丁飞说完就静静地看着毕冉,毕冉抬手捂住脸,似乎是在忍耐什么。

半分钟后毕冉失控般地哭了起来,“丁飞,我他妈也是禽兽!”

丁飞听见后愣住了,是那种开心到不知所措地愣住。最后他近乎本能地拥抱住毕冉,“我们在一起吧?”

毕冉滚烫的眼泪落在他肩上,毕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他紧紧抓住丁飞的后背,“丁飞,你又救了我一次。”

丁飞低头吻了吻毕冉的额头,“从现在开始,我们互相拯救。”

12

在一起之后的日子像是泡在蜜罐里,而最让他俩高兴的还是父母的理解。

丁飞带毕冉去撸潇洒,毕冉蹲在沙发旁挠潇洒的肚子。潇洒扑腾的小短腿逗得毕冉笑个不停,毕冉笑起来真是要命,丁飞边想边凑上去亲了他一口。

丁飞老妈端着果盘站在厨房门口,她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惊讶,她更惊讶的是丁飞眼里几乎要溢出来的爱意。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儿子终于长大了,真正意义上的长大。

一家人吃过晚饭后丁飞被他爸叫到了书房。自己一向和蔼幽默的老爸突然严肃地对自己说,“丁飞,虽然你跟冉冉都是男人,但你们都得负起作为男人的责任...既然在一起了,那就好好的。”

毕竟谁都明白,两情相悦是很难得的。

家里的客房里依旧没有床,丁飞每晚抱着毕冉入睡。

李京泽听说后骂丁飞:“你他妈怎么这么禽兽呢??毕冉还没成年啊。”

“那你们家老刘不比我禽兽多了?我想想你当时是...”

“呵,老逼,等着爸爸diss你吧。”

丁飞嘴上嚣张,可他跟毕冉只是“盖棉被纯聊天”。

偶尔毕冉的分体会调皮。他会趁丁飞洗澡时悄悄换上丁飞的衬衣或是体恤,然后装作无意地撩拨丁飞。

丁飞把他按在床上,“你这样是要被日的我跟你讲。”眼看就要擦抢走火毕冉也不慌,他相信丁飞的控制力。更重要的是,他怎么会不知道丁飞有多爱自己呢。

当然,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毕冉就后悔了。

第二天早上,毕冉想骂丁飞,可嗓子已经喊哑了。直到下午他还是趴在床上,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于是丁飞独自去参加他们红花会的饭局。

一进门刘嘉裕就问他,“毕冉咋没来?”

丁飞端起一杯西瓜汁,非常做作地抿了一口,“他腰疼。”

李京泽作势要打他,“我操,你他妈的...”

“哎哎哎,毕冉过了生日了,我可是合法的。”

王昊靠在小白身上朝丁飞投来意味深长的眼神,“童养媳啊这是,老铁你真666。”

“不敢当不敢当,你家小白不也是吗?诶,不对,你才是下面那个...”

“小白你别拦我,看我不打得他连潇洒都认不出来!”

丁飞一脸无所畏惧地翘着二郎腿。

“爸爸要把你偷拍毕冉睡觉还发群里的事告诉毕冉!”李京泽边说边开始掏手机。

“别别别,祖宗,我错了我错了。”


——————完——————

完啦ᖗ( ᐛ )ᖘ
红花会众人:“呵,丁飞。”

Bad Lord【五】

HE

9

毕冉在晚自习之前看到了丁飞的这条朋友圈。

他只敢看一眼,可丁飞的表情还是印在了大脑里。自拍里的丁飞表情玩味而戏谑,他知道丁飞不喝酒,此刻却希望丁飞喝了个酩酊大醉。

走出教室毕冉才发现外面在下雨,雨滴重重地砸在地上,激起朦胧的水雾。水雾蒙在毕冉的眼睛上,毕冉透过它看到了自己跟丁飞第一次见面时的那场雨。

比那场雨大多了,毕冉想。

“那个...你没带伞吧?”毕冉转头看见出她,“嗯。”

“那我们一起走吧?”她摇摇手里还没撑开的黑色的雨伞。

毕冉忘记了犹豫,“不用了。”看着她错愕的表情毕冉接着说道:“关于你那天的告白...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女生的眼眶马上红了起来,她不知所措的握紧了手里的雨伞,“那...我...那个...”

最后也没有勇气说出“再见”两个字,她撑起伞走进了雨里。

走下台阶她突然转过身,抬起头苦笑着对毕冉说,“我真羡慕那个被你喜欢的人。”说完转身跑走了。

羡慕吗?毕冉觉得可笑,他自嘲般地笑了起来,丁飞如果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呢?他的脸上会露出多么厌恶的表情呢?他会用什么方式将自己赶走呢?

带着似乎不久就会揭晓答案的疑惑,毕冉只身走进大雨中。

这场雨比他们初遇时的那场雨大多了,也冷的多,寒意从皮肤渗入到大脑里,这种清醒让毕冉觉得头疼,他不知道该如何逃避这个事实:他对丁飞的感情早已变质。

至于依赖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爱的,毕冉没能想清楚。

也许是丁飞把外套披在自己肩上时,也许是每次上车丁飞都探过身子给自己系安全带时,也许是丁飞带他去看潇洒时,也许是有次在半梦半醒中听见丁飞说出“毕冉”两个字时。

自欺欺人太累了,他想,他可以在丁飞面前掩饰地很好,可他再骗不了自己了。

都怪这场雨下得太大了。

10

外面的雨声让丁飞觉得烦躁,他从热闹的包间里走出来。

丁飞看了一眼手表,十点整,毕冉刚放学,下这么大雨,不知道毕冉带伞了没有...操!丁飞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你是犯贱吗?毕冉都这样了你他妈还替他操心呢?

不知道为何,每次下雨丁飞都会想起那场车祸。毕冉在雨中的身影孤独地像一座荒岛,于是他在心里默默向毕冉承诺,自己一定会好好保护毕冉,至少他要让毕冉不再孤独。

十点半,丁飞抓起车钥匙往外走。他像是自暴自弃一样地想着,他认了,他就是犯贱,他就是要管毕冉,不只是现在,还有以后,他一定得替毕冉操一辈子心。

匆匆赶回家推开门,迎接他的是一片死寂。丁飞突然觉得有些无力,他扶着门框蹲下身。

毕冉的手机无人接听,丁飞接着给他爸妈打,老两口一开口就问:“你要把冉冉送过来吗?”丁飞含糊了一句就匆忙挂了电话。

飞驰在马路上,丁飞没心思去在意闯了几次红灯,他现在唯一害怕的就是失去毕冉。丁飞出门的那一刻就想好了,只要能找到毕冉,他一定要把所有想对毕冉说的话都说出来,不管结果如何。

十一点的街道除了雨声就是雨声,黑夜像是把所有人都吞没了一样。

丁飞脑子里闪过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他一踩油门,向他跟毕冉相遇的地方驶去。

远光灯将夜幕撕裂,丁飞停下车。

毕冉在雨中背对着他,一切像是回到了起点。

不对,这一次毕冉的身影更加孤独了,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大雨冲刷掉。

丁飞冲过去抱住了他。

————————————————————
发生的事情再多,都是为了能够在一起呀😊
下章估计就完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