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吨火龙果

不思进取,思你

Bad Lord【六】完结

带两句壳贝和百万
HE说到做到了


11

丁飞紧紧抱住毕冉。

毕冉身上有些凉,面对丁飞的拥抱他却没什么反应。但丁飞觉得足够了,只要毕冉没有离开他,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

丁飞松开手看着他的眼睛,毕冉脸上似乎有泪水,却被雨水冲刷得模糊。

“毕冉,我们回家吧。”他边说边拉起毕冉的手。

毕冉站在原地,“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丁飞弯腰直视着毕冉黑亮的眼睛,“毕冉,你听好,我比谁都想要你。我告诫我自己我是你的监护人,也只能是你的监护人,可我他妈的做不到啊。你对我是单纯的依赖,我对你的想法可一点都不单纯,我根本不是什么上帝,我他妈是个禽兽啊!”

丁飞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不顾毕冉脸上的错愕接着说道:“我本来是打算永远都不说出来的,一旦我说出来了,结果我真的不敢想,我是真的害怕你离开我。但既然现在我们都站在这里了,那我们随时可以从头再来。所以不管怎样我都要告诉你,毕冉,我爱上你了。”

丁飞说完就静静地看着毕冉,毕冉抬手捂住脸,似乎是在忍耐什么。

半分钟后毕冉失控般地哭了起来,“丁飞,我他妈也是禽兽!”

丁飞听见后愣住了,是那种开心到不知所措地愣住。最后他近乎本能地拥抱住毕冉,“我们在一起吧?”

毕冉滚烫的眼泪落在他肩上,毕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他紧紧抓住丁飞的后背,“丁飞,你又救了我一次。”

丁飞低头吻了吻毕冉的额头,“从现在开始,我们互相拯救。”

12

在一起之后的日子像是泡在蜜罐里,而最让他俩高兴的还是父母的理解。

丁飞带毕冉去撸潇洒,毕冉蹲在沙发旁挠潇洒的肚子。潇洒扑腾的小短腿逗得毕冉笑个不停,毕冉笑起来真是要命,丁飞边想边凑上去亲了他一口。

丁飞老妈端着果盘站在厨房门口,她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惊讶,她更惊讶的是丁飞眼里几乎要溢出来的爱意。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儿子终于长大了,真正意义上的长大。

一家人吃过晚饭后丁飞被他爸叫到了书房。自己一向和蔼幽默的老爸突然严肃地对自己说,“丁飞,虽然你跟冉冉都是男人,但你们都得负起作为男人的责任...既然在一起了,那就好好的。”

毕竟谁都明白,两情相悦是很难得的。

家里的客房里依旧没有床,丁飞每晚抱着毕冉入睡。

李京泽听说后骂丁飞:“你他妈怎么这么禽兽呢??毕冉还没成年啊。”

“那你们家老刘不比我禽兽多了?我想想你当时是...”

“呵,老逼,等着爸爸diss你吧。”

丁飞嘴上嚣张,可他跟毕冉只是“盖棉被纯聊天”。

偶尔毕冉的分体会调皮。他会趁丁飞洗澡时悄悄换上丁飞的衬衣或是体恤,然后装作无意地撩拨丁飞。

丁飞把他按在床上,“你这样是要被日的我跟你讲。”眼看就要擦抢走火毕冉也不慌,他相信丁飞的控制力。更重要的是,他怎么会不知道丁飞有多爱自己呢。

当然,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毕冉就后悔了。

第二天早上,毕冉想骂丁飞,可嗓子已经喊哑了。直到下午他还是趴在床上,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于是丁飞独自去参加他们红花会的饭局。

一进门刘嘉裕就问他,“毕冉咋没来?”

丁飞端起一杯西瓜汁,非常做作地抿了一口,“他腰疼。”

李京泽作势要打他,“我操,你他妈的...”

“哎哎哎,毕冉过了生日了,我可是合法的。”

王昊靠在小白身上朝丁飞投来意味深长的眼神,“童养媳啊这是,老铁你真666。”

“不敢当不敢当,你家小白不也是吗?诶,不对,你才是下面那个...”

“小白你别拦我,看我不打得他连潇洒都认不出来!”

丁飞一脸无所畏惧地翘着二郎腿。

“爸爸要把你偷拍毕冉睡觉还发群里的事告诉毕冉!”李京泽边说边开始掏手机。

“别别别,祖宗,我错了我错了。”


——————完——————

完啦ᖗ( ᐛ )ᖘ
红花会众人:“呵,丁飞。”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