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吨火龙果

不思进取,思你

朋友们我偷拍被发现了😂
p2没调色

我好想念丁飞拿着手机对着毕冉叨叨逼的直播啊
P2淦 我真的手贱

Bad Lord【六】完结

带两句壳贝和百万
HE说到做到了


11

丁飞紧紧抱住毕冉。

毕冉身上有些凉,面对丁飞的拥抱他却没什么反应。但丁飞觉得足够了,只要毕冉没有离开他,一切都没有那么重要。

丁飞松开手看着他的眼睛,毕冉脸上似乎有泪水,却被雨水冲刷得模糊。

“毕冉,我们回家吧。”他边说边拉起毕冉的手。

毕冉站在原地,“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丁飞弯腰直视着毕冉黑亮的眼睛,“毕冉,你听好,我比谁都想要你。我告诫我自己我是你的监护人,也只能是你的监护人,可我他妈的做不到啊。你对我是单纯的依赖,我对你的想法可一点都不单纯,我根本不是什么上帝,我他妈是个禽兽啊!”

丁飞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不顾毕冉脸上的错愕接着说道:“我本来是打算永远都不说出来的,一旦我说出来了,结果我真的不敢想,我是真的害怕你离开我。但既然现在我们都站在这里了,那我们随时可以从头再来。所以不管怎样我都要告诉你,毕冉,我爱上你了。”

丁飞说完就静静地看着毕冉,毕冉抬手捂住脸,似乎是在忍耐什么。

半分钟后毕冉失控般地哭了起来,“丁飞,我他妈也是禽兽!”

丁飞听见后愣住了,是那种开心到不知所措地愣住。最后他近乎本能地拥抱住毕冉,“我们在一起吧?”

毕冉滚烫的眼泪落在他肩上,毕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他紧紧抓住丁飞的后背,“丁飞,你又救了我一次。”

丁飞低头吻了吻毕冉的额头,“从现在开始,我们互相拯救。”

12

在一起之后的日子像是泡在蜜罐里,而最让他俩高兴的还是父母的理解。

丁飞带毕冉去撸潇洒,毕冉蹲在沙发旁挠潇洒的肚子。潇洒扑腾的小短腿逗得毕冉笑个不停,毕冉笑起来真是要命,丁飞边想边凑上去亲了他一口。

丁飞老妈端着果盘站在厨房门口,她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惊讶,她更惊讶的是丁飞眼里几乎要溢出来的爱意。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儿子终于长大了,真正意义上的长大。

一家人吃过晚饭后丁飞被他爸叫到了书房。自己一向和蔼幽默的老爸突然严肃地对自己说,“丁飞,虽然你跟冉冉都是男人,但你们都得负起作为男人的责任...既然在一起了,那就好好的。”

毕竟谁都明白,两情相悦是很难得的。

家里的客房里依旧没有床,丁飞每晚抱着毕冉入睡。

李京泽听说后骂丁飞:“你他妈怎么这么禽兽呢??毕冉还没成年啊。”

“那你们家老刘不比我禽兽多了?我想想你当时是...”

“呵,老逼,等着爸爸diss你吧。”

丁飞嘴上嚣张,可他跟毕冉只是“盖棉被纯聊天”。

偶尔毕冉的分体会调皮。他会趁丁飞洗澡时悄悄换上丁飞的衬衣或是体恤,然后装作无意地撩拨丁飞。

丁飞把他按在床上,“你这样是要被日的我跟你讲。”眼看就要擦抢走火毕冉也不慌,他相信丁飞的控制力。更重要的是,他怎么会不知道丁飞有多爱自己呢。

当然,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毕冉就后悔了。

第二天早上,毕冉想骂丁飞,可嗓子已经喊哑了。直到下午他还是趴在床上,说什么也不肯起来。

于是丁飞独自去参加他们红花会的饭局。

一进门刘嘉裕就问他,“毕冉咋没来?”

丁飞端起一杯西瓜汁,非常做作地抿了一口,“他腰疼。”

李京泽作势要打他,“我操,你他妈的...”

“哎哎哎,毕冉过了生日了,我可是合法的。”

王昊靠在小白身上朝丁飞投来意味深长的眼神,“童养媳啊这是,老铁你真666。”

“不敢当不敢当,你家小白不也是吗?诶,不对,你才是下面那个...”

“小白你别拦我,看我不打得他连潇洒都认不出来!”

丁飞一脸无所畏惧地翘着二郎腿。

“爸爸要把你偷拍毕冉睡觉还发群里的事告诉毕冉!”李京泽边说边开始掏手机。

“别别别,祖宗,我错了我错了。”


——————完——————

完啦ᖗ( ᐛ )ᖘ
红花会众人:“呵,丁飞。”

Bad Lord【五】

HE

9

毕冉在晚自习之前看到了丁飞的这条朋友圈。

他只敢看一眼,可丁飞的表情还是印在了大脑里。自拍里的丁飞表情玩味而戏谑,他知道丁飞不喝酒,此刻却希望丁飞喝了个酩酊大醉。

走出教室毕冉才发现外面在下雨,雨滴重重地砸在地上,激起朦胧的水雾。水雾蒙在毕冉的眼睛上,毕冉透过它看到了自己跟丁飞第一次见面时的那场雨。

比那场雨大多了,毕冉想。

“那个...你没带伞吧?”毕冉转头看见出她,“嗯。”

“那我们一起走吧?”她摇摇手里还没撑开的黑色的雨伞。

毕冉忘记了犹豫,“不用了。”看着她错愕的表情毕冉接着说道:“关于你那天的告白...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女生的眼眶马上红了起来,她不知所措的握紧了手里的雨伞,“那...我...那个...”

最后也没有勇气说出“再见”两个字,她撑起伞走进了雨里。

走下台阶她突然转过身,抬起头苦笑着对毕冉说,“我真羡慕那个被你喜欢的人。”说完转身跑走了。

羡慕吗?毕冉觉得可笑,他自嘲般地笑了起来,丁飞如果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呢?他的脸上会露出多么厌恶的表情呢?他会用什么方式将自己赶走呢?

带着似乎不久就会揭晓答案的疑惑,毕冉只身走进大雨中。

这场雨比他们初遇时的那场雨大多了,也冷的多,寒意从皮肤渗入到大脑里,这种清醒让毕冉觉得头疼,他不知道该如何逃避这个事实:他对丁飞的感情早已变质。

至于依赖究竟是什么时候变成爱的,毕冉没能想清楚。

也许是丁飞把外套披在自己肩上时,也许是每次上车丁飞都探过身子给自己系安全带时,也许是丁飞带他去看潇洒时,也许是有次在半梦半醒中听见丁飞说出“毕冉”两个字时。

自欺欺人太累了,他想,他可以在丁飞面前掩饰地很好,可他再骗不了自己了。

都怪这场雨下得太大了。

10

外面的雨声让丁飞觉得烦躁,他从热闹的包间里走出来。

丁飞看了一眼手表,十点整,毕冉刚放学,下这么大雨,不知道毕冉带伞了没有...操!丁飞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你是犯贱吗?毕冉都这样了你他妈还替他操心呢?

不知道为何,每次下雨丁飞都会想起那场车祸。毕冉在雨中的身影孤独地像一座荒岛,于是他在心里默默向毕冉承诺,自己一定会好好保护毕冉,至少他要让毕冉不再孤独。

十点半,丁飞抓起车钥匙往外走。他像是自暴自弃一样地想着,他认了,他就是犯贱,他就是要管毕冉,不只是现在,还有以后,他一定得替毕冉操一辈子心。

匆匆赶回家推开门,迎接他的是一片死寂。丁飞突然觉得有些无力,他扶着门框蹲下身。

毕冉的手机无人接听,丁飞接着给他爸妈打,老两口一开口就问:“你要把冉冉送过来吗?”丁飞含糊了一句就匆忙挂了电话。

飞驰在马路上,丁飞没心思去在意闯了几次红灯,他现在唯一害怕的就是失去毕冉。丁飞出门的那一刻就想好了,只要能找到毕冉,他一定要把所有想对毕冉说的话都说出来,不管结果如何。

十一点的街道除了雨声就是雨声,黑夜像是把所有人都吞没了一样。

丁飞脑子里闪过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他一踩油门,向他跟毕冉相遇的地方驶去。

远光灯将夜幕撕裂,丁飞停下车。

毕冉在雨中背对着他,一切像是回到了起点。

不对,这一次毕冉的身影更加孤独了,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大雨冲刷掉。

丁飞冲过去抱住了他。

————————————————————
发生的事情再多,都是为了能够在一起呀😊
下章估计就完结啦

Bad Lord【四】

he he he
ooc ooc ooc

7

处理好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已经是一周之后了。

丁飞送毕冉去学校,毕冉换上了一身校服,丁飞突然觉得这种被学生们嫌弃的蓝白校服其实是很好看的。

高三下学期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紧迫,更多的是浮躁,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让高三狗们紧张得不行。

丁飞担心毕冉也会因为高考而焦虑不已,可毕冉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依旧是温和而平静,晚上回家后不会熬夜复习,而且一有空就跑去丁飞爸妈家。

老两口看见他比看见丁飞还要开心,每次去都要毕冉住下来,丁飞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毕冉要学习呢,高三任务这么重。”潇洒看见毕冉就走不动道,非得被毕冉撸爽了才起来。

丁飞在某次无意中看见毕冉的成绩单之后彻底放心了。他曾猜测过毕冉成绩或许不错,可没想到是这种学霸级的不错。

就像他曾猜测毕冉也许很招女生喜欢。

毕冉从他的车上下来望校门走,一旁的女生们会红着脸偷瞄。丁飞不屑地想道,你们看他也没用,他天天都跟我在一块呢。

然而丁飞的放心并没有维持多久。

这天他跟平常一样送毕冉去学校,临下车时毕冉突然说:“那个...你真的不用来接送我,反正家离得不远...”丁飞没细想,他看见了毕冉脸上的为难,“...行。”

至于为难的原因丁飞没有问出口,他反思了一下自己,似乎毕冉除了上学就是跟他呆在一块,毕冉是不是感觉厌烦了?

纠结了一周也没想出答案,丁飞回家经过学校时看了一眼手表,还有十分钟晚自习就结束了。

毕冉走出校门,与以前不同的是,他身边多了一个女生,女生仰着脸跟他讲话。夜色让丁飞看不清毕冉的表情,毕冉似乎也没看见他。

丁飞按了按喇叭,毕冉跟那个女生一起走过来。女生递给了毕冉一个纸袋,毕冉朝她笑着道谢。

丁飞莫名有些生气,他又按了按喇叭,像是在催促毕冉。女生被喇叭声吓了一跳,毕冉皱着眉头看向丁飞。

跟女生告别后毕冉拉开车门,这是他头回没坐在副驾驶。

“你怎么来了?”
“她是谁?”

两人同时开口,但谁都没有回答,车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心里莫名的怒火让丁飞感觉焦躁,“我问你她是谁。”

“你不用管。”毕冉把头转向车窗,手里的纸袋被他捏得皱了起来。

8

于是丁飞真的不再管他。

丁飞不再起个大早去送他,不再陪他在晚自习之后去吃夜宵,明明生活在一起但一切都错开了。

丁飞回到了认识他之前的生活,日夜颠倒地穿梭在灯红酒绿之中。

刘嘉裕叫来两个大胸长腿的漂亮姑娘,“没有什么是来一发解决不了的,跟兄弟说,要哪个?”

搁在以前丁飞没什么好犹豫的,可现在他看着这两个姑娘只觉得心烦。他觉得一阵头疼,脑子里竟然出现了穿着校服的毕冉。他不想承认,可毕冉身上的纯净实在令他着迷。

他跟姑娘们来了张自拍打发走了她们。准备删照片时突然看到毕冉发了条朋友圈。

“想好了。”
配图是那个女生的背影。

丁飞把那张准备删掉的看似亲密的自拍发了出去,犹豫了一下又加上了一句话,“站在我身边你做得对。”

——————————————————
这两天联考没有及时更新抱歉抱歉😓
但我保证这是我能写到的最虐的程度了。

Bad Lord【三】

(。•̀ᴗ-)✧

5

两人从法院大门一前一后走出来。外面太阳很好,温暖但不刺眼。

丁飞站在台阶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刚要迈步,衣角却被毕冉拽住了。

“你没必要做这么多的...”毕冉语气有些沉,可丁飞确信自己听出来了一丝轻松。

他站在低一级的台阶上刚好与毕冉齐平,阳光温柔地投在毕冉眼里。

他眯了眯眼,假装生气地看着毕冉,“我没必要做这些?那你跟我说谁来做?那群所谓的亲戚?我既然这么做了,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了,哪有什么必要不必要?我都觉得没毛病,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毕冉愣了一会,突然笑了起来,不知道多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他用力地抱住丁飞,“谢谢你。”

丁飞的小心脏抖了一下,接着紧紧地回抱住毕冉。

两人撒开手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丁飞挠挠头,“你以后该叫我什么呢?”

毕冉认真地想了想,“丁飞...哥哥?”说完朝丁飞疑惑地歪了歪头。

“你还是直接叫我丁飞吧。”杀伤力太大了,丁飞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丁飞陪毕冉回他原来住的地方收拾了一下,收拾了一下午却连一个行李箱都没装满。

经过商场时他们又去逛了一圈,出来时已经六点多了。

天色暗了下来,夕阳的余晖撒在路上。似乎连等红灯都没有那么着急了,毕冉看着路边打盹的小狗,丁飞想了想突然调了个头。

“怎么了?”毕冉收回目光疑惑道。

“你现在饿不饿?”

“不饿。”

“那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6

毕冉坐在客厅跟潇洒玩。

丁飞在厨房给老妈一边打下手,一边小心翼翼地解释了一下毕冉的情况。他本来担心他妈会有意见,结果...

“你也老大不小了,一定要把冉冉照顾好,听到了没有?”丁飞妈敲敲丁飞的额头。

“诶诶。”丁飞连忙点头,“要不让冉冉跟我们住在一起吧,你爸肯定也喜欢他。”“不用了妈...”“诶呀冉冉真乖,跟你小时候一点都不一样!”“妈...”

晚饭在老妈不停地唠叨声中准备好了。

毕冉跟丁飞去洗手。丁飞趁毕冉不注意把手上的泡沫抹到他的鼻子上,“我妈这么喜欢你我都要吃醋了。”

丁飞爸也回来了,一家人坐在饭桌上,丁飞再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丁飞爸显得特别开心,非要拿出自己珍藏的好酒跟毕冉喝,结果被丁飞妈敲了一筷子,“冉冉你别理他,多吃肉,我看你还是有点瘦,得再胖一点...”

丁飞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碗感觉自己仿佛是被捡来的,再看看毕冉发自内心的笑容,他觉得自己可能比毕冉还要开心。

一顿饭硬生生吃到了九点,俩人准备回家时丁飞爸突然叫住了毕冉。

他把毕冉拉到书房,“这把钥匙是这里的,你要是想来就随时来。”

毕冉接过钥匙,感觉眼眶有点发热。“要是丁飞那个臭小子欺负你你就跟我说,看我不收拾他!”毕冉笑了起来,“谢谢您。”

俩人回到家已经过了九点半,毕冉洗漱完就钻进了被窝。

丁飞坐在旁边玩手机。刘嘉裕突然发过来一个视频通话,丁飞眼疾手快地关掉了铃声。

看了看睡得正熟的毕冉,丁飞蹑手蹑脚地从床上下来,走到卧室外面才点了接通。

“你干jb啥呢?”刘嘉裕的声音混着酒吧刺耳的音乐从手机里穿出来,“你他妈又放老子鸽子是不是?!”

丁飞看了一眼卧室里睡成一团的毕冉,把食指贴在嘴边,“嘘,我家里多了一个要早睡早起的小朋友。”

——————————————————
是有一点甜的吧?
😊

Bad Lord【二】

HE
其实是甜的

3

丁飞蹲在茶几旁翻药箱,他平常不太生病,也不太着家,隐约记得这个药箱是搬过来时他妈留下的。丁飞一边找感冒药一边念叨,“这个是...消炎的?不对,这个也不是...”

毕冉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丁飞盘腿坐在地上,一脸焦躁。

丁飞顺着脚步声朝毕冉看去。

他的浴袍在毕冉身上着实有些大了,浴袍的下摆盖住了脚踝,过于宽松的领口里露出毕冉分明的锁骨,再往上是白皙纤细的脖颈,还未干透的发丝乖顺地垂在额头上,衬得毕冉的眼睛格外明亮。

丁飞慌乱地移开视线,“那什么...你先坐着,我找找感冒药。”

于是毕冉坐到沙发上,又想起手机还没开机。从桌上拿起手机,刚开机毕冉就被一连串的未接电话吓到了。

毕冉走到阳台上一一打过去,听那些或远或近的亲戚虚伪的问候。

终于全部打完,毕冉觉得有些头疼,关掉手机长舒一口气,转头看见丁飞端着药站在自己身后。

“出什么事了?”丁飞把药递给他,“小心烫。”

玻璃杯里升腾起蒸汽,扑在毕冉脸上。他犹豫片刻说道:“刚才有亲戚打来电话,让我明天去趟法院,”毕冉握紧了手中发烫的玻璃杯,“明确我的抚养权。”

丁飞听完后没有说话,他低头刚好看到毕冉的发旋。许是阳台上有风,他的头发有些凌乱。

莫名的沉默最终被丁飞打破,“明天我陪你去法院,不用担心。”

客房里只有一台跑步机,丁飞让毕冉到他的房间去睡。

他独自站在阳台上,深夜的风吹得他有些心烦意乱。

4

推开调解室的大门,闹哄哄的人们突然静了下来。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毕冉,接着开始叽叽喳喳。

丁飞跟毕冉站在那群亲戚对面。

这群亲戚起初还只是有所顾忌地互相抱怨和推脱,到后来演变成了争吵,恨不得把家里的丑事全部抖露出来,唯恐毕冉这个烫手的山芋落在自己手里。

可毕冉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睛里也没有一丝波澜。

丁飞觉得挺不可思议,这种淡定不像是一个十七岁的小孩会有的。他把手搭在毕冉肩上,才发现毕冉在发抖。即使是很轻微,但丁飞还是察觉到了。

他想,这才是一个小孩该有的反应,应该害怕,应该担心,应该会想要依赖别人。

丁飞用力一拍桌子,人们立刻闭上了嘴,都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他。

“以后我就是毕冉的监护人了,我叫丁飞。”

——————————————————
🐶

Bad Lord【一】

我臆造的27岁的丁飞跟17岁的毕冉
HE

1

毕冉的表叔醉驾车祸身亡。毕冉接到警察的电话赶到现场,现场正堵着,一片混乱。

毕冉站在警戒线里,警察询问了他几句,他只是轻轻点点头。

突然下起大雨,拖车拖走了报废的汽车,警察纷纷撤走,地上还未来得及干涸的血迹被大雨冲刷干净。看热闹的路人也因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散去,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只是又多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少年。

毕冉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雨水浸湿了他的白T恤。

丁飞把车停在路边,刚才堵车时他就注意到了那个少年,不知道死的是他什么人,夜色中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丁飞觉得那个少年的反应挺有意思,比起同情和怜悯,他更多的是好奇。

车里没有雨伞,丁飞脱下外套走进了雨里。

毕冉就在不远处站着,身上盖着一层雾,似乎整个人都是模糊的。刺眼的远光直穿过去,沉重的雨点坠到地面。丁飞想,天使大概就是眼前这个落魄少年的模样吧。

丁飞把手里的外套撑在两人的头顶,毕冉抬起头看他,眼里是比夜色还要浓重的黑。

“我从来不当好人,今天想当一回上帝。”

2

伸手打开车顶灯,丁飞端详着毕冉的睡脸。即将成年的毕冉已经有了一些大人的轮廓,瘦削的下巴上冒着青色的胡茬。

橘黄色的暖光显得他很温顺,温顺这个词真的很合适,丁飞想。

丁飞突然记不清在车祸现场他跟毕冉说了什么,只记得毕冉跟他说过一声“谢谢”。回来的路上他问了毕冉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没指望毕冉会回答几个。然而毕冉近乎认真地全部回答了,少年专属的清澈嗓音掺杂着一丝沙哑,一声声地敲进他心里。

经过便利店时丁飞想问问毕冉要不要吃点东西,转头看见毕冉已经睡着了,身上还盖着自己湿漉漉的外套,正随着胸口不停地起伏。

车里像下过雨一样潮湿,但丁飞觉得一阵口干舌燥。他下车到便利店里买了瓶矿泉水,站在路灯下一口气喝下去半瓶才回到车上。

“毕冉。”丁飞轻轻叫他,明明是个陌生的名字,但念起来顺口又好听。见毕冉还没有醒过来,丁飞又叫了一遍。

毕冉慢慢睁开眼,适应了光线后他无措地看着丁飞。“到家了。”丁飞侧过身子给他解开安全带。

他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被一个喷嚏给打乱了。

丁飞赶紧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唉呀,有点烫,走走走,赶紧上去吃点药,再泡个热水澡...”丁飞边叨叨边拉着毕冉冰凉的手往电梯走。

手上传来的温度让毕冉有些失神,看着丁飞紧蹙的眉头和匆忙的脚步,他不自觉地握紧了丁飞的手。

————————————————
妈的怎么这么狗血😂

长安来信

一发完,是甜的。
悄悄咪咪换了换风格,这次不搞笑。





毕冉突然收到了一封信。

2014年微信已经遍布,很少有人再写信了。毕冉怀着期待的心情接过信,白色的信封上写着凌厉的两个字:长安。

毕冉笑了,他猜一定是丁飞从西安寄来的,果不其然。

丁飞在信中说最近很忙,毕冉想也是,红花会有了点名气,刘嘉裕忙到人格分裂,丁飞也是到处跑来跑去。终于能歇两天,丁飞累得连去酒吧的力气都没有,只好瘫在沙发上。随手拾起了本书,是韩寒的,似乎还差十来页就看完了。丁飞翻完这本书,突然想文艺一把。于是这封信出现了,丁飞拿着信封犹豫,最后写上了长安两个字。

毕冉读完信,正要拿起笔也文艺一把,公司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毕冉只好赶回去加班,正好西装还没来得及脱下。

凌晨两点半,毕冉把设计方案发给了上头。疲惫地伸完懒腰,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丁飞大半夜的怎么打来电话了?毕冉边想边按下接通。

“你是不是又在加班?”那头丁飞的语气有些不满。

丁飞总是劝他辞职,设计师太累了。毕冉当然也想,他比谁都想辞职,然后像丁飞一样全身心投入黑怕,可他总有许多说不上来的顾虑。

他不想让丁飞生气,于是撒了个小小的谎,“没有,我刚才起来上厕所呢。”

“你待会看看微信,我从七点多就给你发,发了三十二条,你一条都没回。你不是在加班?”丁飞努力克制住了他的脾气,叹了口气,“你不用骗我,我心里都清楚。”

“对不起,我这边有个客户特别急...”

“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又不欠我什么,对不起留着说给你自己吧,”眼看自己又要生气,丁飞换了个话题,“对了,收到信了吗?”

“收到了。”

“那就赶紧回家好好睡个觉然后给我回信。”没等毕冉回答他就挂了电话。

毕冉声音里掩饰不住的疲惫让他越听越心疼,他不想再看到毕冉在生活的泥潭里挣扎,他想把毕冉拉出来,可是找不到合适的办法,于是他只能用这些小花样让毕冉别沉下去。

毕竟那样的毕冉他再也不想见到了。

丁飞清楚地记得半年前。毕冉与父亲断绝关系,一无所有地跳进了地下,女朋友也因此离他而去。然而地下的一场场battle比赛让他彻底沉了下去,实力的差距和对未来的担忧压得他喘不过气。比赛结束后毕冉还坐在台上,他想走却也没有任何方向。

一张印着红花会的名片递了过来,“我很欣赏你,”丁飞蹲在他面前,“我叫丁飞。”

毕冉当然没有加入红花会,但丁飞的出现给了他足够的方向感。

可他是不是太依赖这种方向感了?毕冉没想出答案就睡着了,丁飞的信在枕头下压着。

然而丁飞迟迟没有等到毕冉的回信。不仅是回信,毕冉已经很久没有给他打过电话了,每次他打过去毕冉总是不到二十秒就挂。一定有问题,丁飞想。

毕冉最近格外忙,他不想让丁飞担心生气,可面对丁飞的电话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毕冉提着笔记本从公司走出来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他抬头看着深不见底的天空,无奈地想到,丢东西也是很费时间的。

“你看什么呢?”

丁飞就这么突兀地站在了毕冉面前。毕冉眨了眨眼,确定眼前的丁飞不是幻觉,“你...你怎么在这?”

看着毕冉的黑眼圈丁飞堆积的情绪还是爆发了,“你他妈想累死自己吗?你现在忙到连我的电话都没空接了是吗?要不是我站在这你又要说你没加班是吗?让我着急你很高兴是吗?你...”

“我辞职了。”

“你说什么?”

“我最近忙着辞职,今天晚上上面才批准的,我一直在办公室收拾东西...”后面的话越来越小声,毕冉低下了头。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一直在纠结...我没想好以后的路怎么走,但是我不想再麻烦你了,我怕我会太依赖你。”

“我什么时候嫌你麻烦了?你也知道你依赖我啊,那你就应该接着依赖。还以后的路怎么走?我陪你走了这么久了,以后的路当然是继续一块走啊。”丁飞把毕冉拉到怀里,敲敲他的脑袋,“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你?”

“在想你。”毕冉把头靠在丁飞的肩膀上,抬起手回抱住了丁飞。

“我们私奔吧。”丁飞看着毕冉身后浓重的黑夜,“我带你去西安。”

毕冉不用思考就点了点头,反正该舍弃的他都丢掉了,想追逐的正拥抱着自己。

他第一次觉得合肥的夜晚这么温柔。他在丁飞的怀抱里轻轻说道:“西安是我们的长安,你才是我心里的长安。”

————————————————
这个风格会不会很无聊?😣

伪炮友关系【下】


(。•̀ᴗ-)✧

于是作为炮友的他们就这么迅速地同居了,毕冉再次想起来还是觉得草率又不可思议。

丁飞看出了毕冉的心不在焉,于是身下一个用力。毕冉没忍住叫了出来,叫完觉得太羞耻,便拿手背遮住眼睛。反正他不用看也知道丁飞现在的表情,一定是满脸写着“禽兽”。

丁飞捏捏他通红的耳朵,“这种时候还走神?看来我得加把劲儿了。”说完就要拿开毕冉的手。毕冉浑身上下都很迷人,眼睛尤其是。那双平日里温柔的眼睛此刻被情欲冲击得有些迷离,丁飞觉得只要多看几眼自己一定会掉进去。

他心血来潮让毕冉跟他对视半分钟,毕冉红着脸摇头。丁飞往他耳朵吹了口气,“我看看我会不会掉到你眼睛里去。”丁飞的声音很好听,毕冉被他的情话蛊惑,竟然真的乖乖跟他对视。

然而不到十秒钟丁飞就低下了头,他把头埋在毕冉的颈窝,“完了,掉进去了。”毕冉用肩膀推他,“你沉死了,快起开。”“我掉进你心里出不来了。”“瞎说。”“毕冉,我好像爱上你了。”“别闹,我们可是纯洁的炮友关系。”

事后毕冉趴在床上,丁飞坐在旁边给他揉腰。毕冉点开播放器,手机里传出悠扬的萧声,他闭着眼睛边听边晃脑袋。

丁飞突然伸手关了音乐,毕冉略显不满地问他:“你干嘛?”“这个不好听,”丁飞边说边点开手机,“我最喜欢这个。”

毕冉好奇地去看屏幕,丁飞点开视频,屏幕中出现了在酒吧演奏的毕冉。毕冉错愕地看着他,视频还在播放,里面一袭白衣的毕冉吹起了萧。“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我第一次听你吹箫的地方,还是我第一次喜欢上你的地方,”丁飞把手机丢到一边,“但是第一次爱上你的地方在这里。”他轻轻拉起毕冉的手放在胸口。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毕冉觉得丁飞的心跳声太清晰了,一下一下地审问着自己那颗闷骚的心。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炮友丁飞的,也许是在酒吧里,也许是第一次约炮时,也许是丁飞给他搬家时,也许是刚才对视时,也许就是这一刻。

去他妈的纯洁炮友关系,毕冉想着便像丁飞一样把他的手按在自己心口。

“巧了。”

——————————————————
完啦ʕ•́ᴥ•̀ʔ